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读书笔记……

留。下。一。分。钟。清清。纯纯。的。学。习。。。

 
 
 
 
 
 

[置顶] 草图002

2018-7-17 10:12:42 阅读238 评论33 172018/07 July17

草图002 - 高山 - 绿野。网易博客

作者  | 2018-7-17 10:12:42 | 阅读(238) |评论(33) | 阅读全文>>

日记。。。

2018-11-26 22:12:27 阅读65 评论6 262018/11 Nov26

在网易要关停的这几天,经常想到一件事:“老了后,与博友是不是还能在某个空间说说话?。。。如果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如果不能,时间里是不是孤独。。。”

反复地听着《旧皮箱的流浪儿》这首歌,硬是想着-----每个人的内心中都有一个拖旧皮箱的流浪儿,他低着头、似乎是不知方向地走着、可能是朝着落日那方的天边,孤独着的他不是别人、正是每个人自已。

作者  | 2018-11-26 22:12:27 | 阅读(65) |评论(6) | 阅读全文>>

在51停留了一刻。。。

2018-11-17 22:00:18 阅读61 评论15 172018/11 Nov17

///////今天又上了51一趟,好在在离开51那天,我特地给网易与51两个微博配了同样的钥匙在51停留了一刻。。。 - 抱着胖麻婆的男人 - 读书笔记……,所以顺畅地进去了。

//////试着翻找了一下往日的博友,也挨家过了一遍,哈哈,几乎都关着门,门上都写着同样的字。在开着门空着的空间里,我特地留了一行字----“2018年11月17日晚来过、高山”

//////深感荒凉,让人一下子想到甘肃再往西北的那些地方-------好远才长着一棵要死不活的草、再好远是一望无涯的鸟蛋石与黄沙,再好远再好远是残墙、狼烟台的那堆没有梭角的土。。。

//////站在此刻的时间点上,想到的是------前一万万年没有你我、与后一万万年又没有你我。。。

//////再看看随机弹出的一列列的陌生博友,有描着眉毛花枝招展的、也有挖着眼睛苦大仇深的。。。三十来岁的、四十多岁的。。。

////当年的51。当年三十八九岁的我与博友每天也坚守在这里、象一树鸟、一池鱼--------如今,都因时间伤了我们的心而各自离散,永远也回不来。。。

//////博客,总有一天会象过去的信,它连同路边的邮箱一起会消失在我们的生活里,可能为的是让我们多一些美好的怀念。

作者  | 2018-11-17 22:00:18 | 阅读(61) |评论(15) | 阅读全文>>

阅读……

2018-11-7 13:17:12 阅读37 评论8 72018/11 Nov7

阅读…… - 抱着胖麻婆的男人 - 读书笔记……
 
阅读…… - 抱着胖麻婆的男人 - 读书笔记……
 
 
 
阅读…… - 抱着胖麻婆的男人 - 读书笔记……
 
 
 
阅读…… - 抱着胖麻婆的男人 - 读书笔记……

作者  | 2018-11-7 13:17:12 | 阅读(37) |评论(8) | 阅读全文>>

惜别网易。。。流浪天涯。。。友们、特告之您我要去的路。。。 - 抱着胖麻婆的男人 - 读书笔记……
 

作者  | 2018-9-7 15:33:15 | 阅读(171) |评论(70) | 阅读全文>>

123

2018-8-8 22:57:51 阅读90 评论3 82018/08 Aug8

请点击查看影音文件...

作者  | 2018-8-8 22:57:51 | 阅读(90) |评论(3) | 阅读全文>>

摘读。。。106。。。

2018-7-5 11:29:24 阅读68 评论13 52018/07 July5

 

契诃夫对同时代俄国文学家的评价


在整理阅读契诃夫的书信时,发现他对同时代俄国文学家的评价颇有价值的一面,便简单整理他对高尔基、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的评价内容。本文仅为精简的笔记,作为学习时方便查询之用。

1.高尔基:对高尔基的《草原》《在木筏上》大加赞赏,认为他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艺术家,唯一的缺点就是缺乏节制和优雅。关于“优雅”,他是这样解释的“为了表现一个特定的行为而耗费最少数量的动作,这就是优雅”

2.屠格涅夫:对屠格涅夫,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这般说:“我在读屠格涅夫。这位作家过世后,他的八分之一或十分之一的作品能留下,其他的作品在25年或35年后就都进档案馆了”、“只要一想起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屠格涅夫的那些露着迷人肩膀的女人就黯然失色了”、“我在读屠格涅夫,很精彩,但他要比托尔斯泰矮一大截!我以为托尔斯泰永远不会变老。语言可以变老,但他永远年轻”。

3.陀思妥耶夫斯基: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给苏沃林的信中说:“我在您的书店里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现在正在读它。书倒挺好,只是很长,很不谦虚。装腔作势的地方很多”。

4.托尔斯泰:对托尔斯泰的评价,那就太多了,而且是不遗余力的好评。他说:“我害怕托尔斯泰死去。如果他死去,我的生活会出现一个大的空洞,因为第一,我爱他甚于任何人;我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所有的信仰中唯有他的信仰最让我感到亲切。第二,只要文学中存在托尔斯泰,那么当文学家就是一件愉快的事;甚至当你意识到自己毫无作为时,你也不感到害怕,因为托尔斯泰正在为所有的人写作,他的作品满足了寄托在文学身上的那些期望和憧憬。第三,托尔斯泰坚实地站着,有着巨大的威望,只要他活着,文学里的低级趣味,一切花里胡哨,俗里俗气,病态的如泣如诉,骄傲的自我欣赏,都将远远地、深深地淹没在阴影中。只有他的道德威望能够将所谓的文学倾向和潮流固定在一个相当的高度上。如果没有了他,文坛便成了一个没有牧羊人的羊群,或是一锅糊里糊涂的稀粥。”
但两人之间对作品还是有分歧的,比如对契诃夫短篇小说《宝贝儿》的理解,另外,托尔斯泰给予契诃夫小说很高的评价,但对契诃夫自我感觉良好的戏剧却嗤之以鼻。

 

作者  | 2018-7-5 11:29:24 | 阅读(68) |评论(13) | 阅读全文>>

阅读0004

2018-6-6 20:20:13 阅读74 评论8 62018/06 June6

父亲
///作者:[挪威]比昂松


     这里要讲的故事的主人公名叫索德·奥维拉斯,是他那个教区里最富裕、最有影响力的人。一天他出现在牧师的书房里,他的样子很高大、很认真。
     “我生了一个儿子,”他说,“我想让他来受洗礼。”
     “他叫什么名字?”
     “芬,——是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的。”
     “教父母呢?”
     他们被一一说起,证实是那个教区里索德亲属中最好的男女。
     “还有别的事吗?”牧师询问道,他抬眼看着。
     这位农夫犹豫了一下。
     “我非常想让他单独受洗礼,”他最后说。
     “那就是说在平常的时候了?”
     “下周六,中午12点。”
     “还有别的事吗?”牧师询问道。
     “没有了,”农夫捻弄起他的帽子,像是要走。
     然后牧师站起身来。“无论如何,就这样吧,”他说着向索德走去,用手抓住他,严肃地直视着他的双眼:“上帝赐予了你那个孩子,他会保佑你的!”
     十六年后的一天,索德又一次站在了牧师的书房里。
     “真的,你看起来太年轻了,索德,”牧师说,因为他没在这人身上看出一点儿变化。
     “那是因为我没愁事儿,”索德回答。
     对此牧师没有说什么,但过了一会儿他问道:“今天晚上你有什么事儿吗?”
     “我今天晚上是为我儿子来的,他明天要接受按手礼了。”
     “他是个活泼的小伙子。”
     “在我听到那小子明天在教堂出席时的号码之前,我是不想给牧师钱的。”
     “他会是一号。”
     “这我已经听说了;这是给牧师的十块钱。”
     “我还能为您做些什么吗?”牧师询问道,眼睛紧盯着索德。
     “没有了。”
     索德走了。
     又过了八年,然后有一天在牧师的书房外响起了一阵嘈杂声,来了许多人,领头的是索德,他第一个走进来。
     牧师抬头一看,认出了他。
     “你今晚来跟了许多人呢,索德,”他说。
     “我是为儿子来这儿请求公布结婚预告的;他要娶凯伦·斯托丽登,古德蒙德的女儿,他现在就站在我身边。”
     “啊,那可是这个教区里最有钱的姑娘呀。”
     “他们都这么说,”农夫回答,同时用一只手把头发往后拢了拢。
     牧师坐了一会儿,仿佛陷入了沉思,然后把名字写进他的登记薄里,没有做任何注释,接着那两个人便在下面签了字。索德将三块钱放到了桌上。
     “一块就够,”牧师说。
     “这我很清楚;但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想把这事儿办得阔绰些。”
     牧师拿了钱。
     “索德,这已经是你第三次为你儿子的缘故而来了。”
     “但是现在我就要对他尽完所有的义务了,”索德说,他合上他的皮夹子,道了别,然后便走了。
     那些人也随他慢慢离开了。
     两个星期后,在一个风平浪静的日子里,父亲和儿子划船过湖,去到斯托丽登家,为婚礼作准备。
     “这个座板有点儿松了,”儿子说,他站起来把他正坐的座位弄直。
     就在这时,他站的那个木板从他身下滑落了;他伸出双臂,发出一声尖叫,也落入了水中。
     “抓住桨!”父亲喊道,他开始朝他儿子的方向划去。然后儿子翻过身来背朝下,看了他父亲很久,接着便沉了下去。
     索德几乎无法相信这一切;他把船停住不动,凝视着他儿子沉下去的那一点,好像他肯定还会出现似的。那里升起一些水泡,然后又升起一些,最后是一个大的,它涨破了;于是,那里的湖面又如镜般平滑光亮了。
     三天三夜,人们看到那位父亲围着那一点划来划去,也不吃饭,也不睡觉;他正在湖底打捞他儿子的尸体。临近第三天早晨,他终于找到了,抱着尸体翻过群山他回到了他的庄园。
     大约是在那以后过了一年,在一个秋天的晚上,牧师听见有人在门外过道上仔细地试着找门闩。牧师开开门,走进来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驼背,头发花白。牧师看了他很久,终于认出了他。这人便是索德。
     “你这么晚了还出来啊?”牧师说,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
     “啊,是的!天很晚了,”索德说着坐下来。
     牧师也坐下来,好像在等着什么,接着是良久的沉默。最后索德说:
     “我带了些东西想要给穷人;我想以我儿子的名字投资给后人建个东西。”
     他站起来,把一些钱放到桌上,然后又坐了下来。牧师数着钱。
     “这可是一大笔钱呀,”他说。
     “这是我那个庄园的一半价钱。我今天刚把它卖了。”
     牧师默默地坐了很久。最后他轻轻问道:
     “现在你打算干什么,索德?”
     “更好的事。”
     他们在那里坐了一会儿,索德眼向下看,牧师则用双眼紧盯着他。
     不久牧师说话了,说得很慢很轻:
     “我想你的儿子最后已经给你带来了真正的祝福。”
     “是的,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索德说,他抬起头来向上望着,同时两大滴眼泪慢慢地流下他的双颊。

(评摘------怎么理解马丁纽斯 比昂松的《父亲》?

xxx工程师
恰好昨天刚刚看完,读了两遍都没有理解,为什么儿子都没有了,牧师和父亲却都认为儿子最终带给了父亲幸福?于是又细细的咀嚼一遍,与题主分享我对此文的理解!
这位父亲第一次到牧师这里,是想把儿子带来接受洗礼,他为儿子选择的教父或教母都是本堂区地位最高的人,并且不和别人集体进行,要花费高价让儿子单独洗礼;第二次到牧师这里是16年之后,这些年他的容貌没有什么变化,自认为没有任何忧愁,他要为儿子施坚振礼,而且要在所有人中排在第一位;第三次是为了儿子的婚礼,他带来了很多人,姑娘是本地最有钱的女孩,此时父亲意气风发,“用手将头发往后捋”!以上三次来到教堂,从他和牧师的简短对话和作者对双方动作的细节描写,为大家呈现出一个在当地富有并有地位的一个男人,他几次看似为儿子而来,其实都是要让别人认识到自己的财富与地位,都要让自己高人一等,并且相信自己的无忧无虑是财富与地位带给他的,直到他失去了儿子,一年之间苍老许多,甚至将庄园卖掉,读者可以体会到,这位失去儿子的父亲每天都生活在对儿子无限哀思的痛苦之中,财富、地位对他而言已没有任何意义,此时他才意识到,带给他幸福的,是他的儿子,是他身边的亲人,他卖掉了庄园,将一半的财富以儿子的名义捐献给教堂,帮助更多的穷人,他想用这种方式让大家记住儿子,或者是以此方式寄托对儿子的无限哀思,我的理解,就好像我们中国人为逝去的灵魂积一份阴德……
文章很短,短到没有篇幅描写他与儿子的生活与情感,但作者短短的几行字,就能使读者脑海中勾勒出一个父亲对儿子真挚的爱,文章又很长,长的不是篇幅,而是它带给读者的回味与思考!
看完这篇短篇小说,不得不佩服比昂松的文学造诣,整篇文章没有一个字是多余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停顿,每一个动作,都有极强的画面感,值得细细品味,最后一句“两颗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滚滚落下”,不由得让人心碎、惋惜!)

作者  | 2018-6-6 20:20:13 | 阅读(74) |评论(8) | 阅读全文>>

在大西北的日子。。。

2018-6-1 14:45:46 阅读114 评论30 12018/06 June1

在大西北的日子。。。 - 一塌糊涂 - 一塌糊涂网易博客

 

作者  | 2018-6-1 14:45:46 | 阅读(114) |评论(30) | 阅读全文>>

一起阅读名著。。。001

2018-6-1 14:18:30 阅读58 评论7 12018/06 June1

两个孤独的人
//////作者:[奥地利]茨威格

 

像一股广阔的深色的激流,熙熙攘攘的工人穿过大门。在大街上瞬间集聚一起的人群互相道别,匆匆握手,随后分成不同的部分向他们的住处走去,在路上又分散成更小的单位。只有在宽大的通向城市的公路上,人们拥在一起前行,一种多彩的混乱带着一种欢快的响亮的声音,它逐渐减弱成一种低沉的噪声。唯独姑娘们的清脆的笑声像一种明亮的高音一样响彻其中,有如一种银铃声直进入傍晚的寂静,倘佯得很远很远。
(在感觉中,作者所要强调的)

在这密密匝匝的人群后面相当远的地方有一个工人孤孤零零地走着。他还不老,很强壮,但是他不能与那些人保持同样的步子,因为他那条瘸腿无法使他快速地行走。远处欢快的声音还在发出回响。他听到了,对这人群发出的嬉闹的声音并不感到痛苦。他的残疾早就使他习惯了孤独,在孤独中他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哲学家,以弃世者的冷漠面对生活。
他一瘸一拐地慢步向前。从远处昏暗的田野里涌来不久就要成熟的庄稼的暖洋洋的芳香,冷爽的晚雾也无法遏止它的飘散。远方的笑声消逝了。不时还有一只孤零零的蟋蟀发出唧唧声。除此到处一片寂静,是那种深深悲哀的寂静,在这样的寂静中沉默的思想开始言语了。

突然他谛听起来。他觉得他听到了有人在呜咽。他凝神静听。一切都在沉默,像在无梦的睡眠中。但在随后的瞬间他又听到哭声,更为低沉更充满了痛苦。透过模糊的苍茫的暮色他看到在公路上有一个身影,坐在堆摞起来的铁轨上哭泣。他先是想静悄悄地走过了事。但当他走近时,他认出了这个不停呜咽的少女。她是他在同一工厂的一个女工。他是在每个人都称她是“丑八怪尤拉”时认识她的。她的丑陋是那样惹人注目,他们给她登记上这个她早在孩提时代就有的名字。她的脸粗糙,不成规矩,皮肤的颜色是一种脏兮兮的黄色,那样污浊不堪,令人厌恶。再加上体型是那样显眼的不协调,孩子般孱弱和消瘦的上身,长着一个宽大和有些弯曲的臀部。惟一漂亮的是她那双安详和熠熠闪光的眼睛它们把所有的轻蔑和憎恶的目光当作是温柔的顺从再次映射出来。

不受怜悯地继续生活下去,他本人业已承受了过多的秘密痛苦。他走近她,把手善意地放到她的肩膀上。她吃了一惊,像是从梦中醒来。
“放开我!”
她不知道是在同谁说话,只是由她的狂暴的痛苦而嘶叫起来。现在她认出了这个陌生人,变得安静下来。她注意过他,因为他是厂里从没有嘲笑她的少数人中的一个。她喃喃地推开他。
“放开我!这是我自个的事。”
他什么也没有回答,而是坐在她的身边。她的啜泣变得越来越急促和抽搐起来。他安慰她说:
“不要这样尤拉!哭不会有用处的。”
她沉默下来。他小心地问道:
“他们又欺负了你?”
这个问题又触到她的痛处。血一下子涌到面颊,她的话急促忙乱,充满了怒气:
“在周末,在我们回家的时候,他们在谈论明天的星期天。他们要到乡下,到村里去。有一个人建议,这立刻得到大家赞同。在有人数一数有多少人去时,我蠢极了,也报了名。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他们恶言恶语,他们挖苦嘲笑,还从没有这样狠毒,直到我发起火来。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失去耐性,就对他们说了些他们认为是下流人说的话。于是他们——就——把我——打了一顿……”

她又剧烈地啜泣起来。他陷入极度的激动,感到有必要对这个可怜的姑娘说几句话,于是他开始讲起他本人的苦恼。
“尤拉,不要这样的恼火。明天你一个人到田野里去。还会有一些另外的人,星期天不能一同去的。那些人一次也不能单独外出,因为他们的双脚几乎无法从工厂走到城里。他们的生活也不轻松,总是一瘸一拐的,此外还零零的,因为同他们在一起走使另外一些人感到无聊。——你不要为此生气,尤拉!不要为这么一两个家伙生气!’’她急促地回答他。她不想减缓她的痛苦,她不愿放弃每个受侮辱人感受到的那种殉难者的快乐。

“不是他们,那些伤害我的人。是所有的一切,是整个生活。有时,当我想起自己时,我就厌恶自己。我为什么这么丑陋?这太不公平了。可我整个一生都在承受。早在是个孩子时我就感到他们在嘲笑我。我从不想与其他孩子一起玩耍,因为我怕他们,因为我嫉妒他们!”他震颤地听她讲,她对他袒露了如此多的痛苦,他完全能够理解。因为这由成千上万小时积贮起来的痛苦,他原认为早已死寂了,现在又都从他的睡眠中苏醒起来,他早就忘记了,他是来这里安慰她的。完全不由自主地他也讲起了他的遭际,因为他找到了能理解他的人。他轻声对她说:“也有一个人,他与其他人一起玩耍,但是他不能。每当他们狂跑乱跳,他总是吃力地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老是拉在后面。其他人嘲笑他。他总是听之任之,傻里傻气的。比起你来,他也许更糟,你毕竟有健康的腿啊,整个世界属于这样的人哪!”她内心激动得越来越厉害。她感觉到她生活中的痛苦从深处在碎成破片。

“没有一个像我这样命苦。我从没有看到母亲,没有人对我说过一句好话。当每个姑娘同她们的情人在一起时,我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这同时我还感到,事情会永远如此,也必然是永远如此,若是人们像所有其他人一样都这

样想的话。我的上帝,我真想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俩从没有对人讲述过的,也几乎自己都没有供认过的,这两个还几乎是陌生的人彼此都袒露了出来。每一声呐喊都在他们的灵魂中得到了回响,因为两个人在痛苦上是相亲共感的。他告诉她,他还从没有过一个爱人,因为他不能向任何一个姑娘提出来,他有着一只残疾的脚,因为没有人愿意与他那样慢腾腾地在一起行走,他只能把他每周的工资掷给那些肮脏的妓女,他日甚一日地觉得悲哀和厌倦生活。

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打断了他俩的充满痛苦的自白。有几个人经过身前,他们的身影隐约可见,模糊不清,认不出来。当他们走了过去时,他立起身来,简单而乞求地对她说:“走吧!”

她同他一起上路。天色已完全变得昏暗了。他无法再看清她的面孔,而她根本没有察觉到,在她的痛苦缓缓消失之中她在迎合着他的脚步。两个人就这样慢慢地一起走着。一种模糊不清的相互理解的情感像一种天国的快乐,降临到两个孤独者的天空。他们的交谈变得越来越亲切和细声,必须完全靠在一起才能听得清楚。(必须完全靠在一起才能听得清楚,这里暗示了他们由相互的“听”变成了相互必须的聆听,暗示了两颗心的贴近力巨增

突然她察觉到一种深沉的幸福感,他用他的手以一种温馨的,轻轻触摸的柔情搂起她那宽大的显得畸形的臀部……

(////网易前几天给我的博客进行了一次封禁,我想,好舍不得这些好不容易从51弯山弯水来到这里的博友,于是横下一条心将所有日记摘读等一一删除。记得那天我是在大别山一个没有WIF的晚上用手机的流量来完成这些的,仅删除两千多条留言评论就花了好几个小时,为的是能保住这个博友常来坐坐的草棚,(至于现在还在的日记是后来恢复的一部分)。现在好了,谢天谢地!网易总算以较理想的速度开放了这个空间。在这样的时刻,我又想,由此会更加珍惜一些闲余的时间里的这种上传与阅读------优秀的短篇名著的共享与阅读!也相信,这种需要我们紧靠在一起的阅读定会变成我们生命中最有意的最美的回忆!

我不提倡什么都读,有的读着会污染灵魂或浪费时间。固质点偏见点讲,杂志、时潮作家作品、猎奇类新闻传说 、娱乐界鸡杂鱼杂。。。等等没必要让它占据大脑空间。实话,那怕短篇名著,有时我是读了四五篇后才选上一篇上传到这里的,因为于我来讲,好的东西存在这里以便再次阅读,于博友而言、是怕用不太好的作品而浪费朋友的时间。好的作品会让我们精神慢慢地变得饱满、境界慢慢变得高尚起来!)

作者  | 2018-6-1 14:18:30 | 阅读(58) |评论(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湖北省 武汉市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性格特点: 谢绝博友之外的玩博者在此留言或评论。
兴趣爱好: 谢绝博友之外的玩博者在此留言或评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博友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