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读书笔记……

留。下。一。分。钟。清清。纯纯。的。学。习。。。

 
 
 

日志

 
 

阅读0004  

2018-06-06 20:20: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
///作者:[挪威]比昂松


     这里要讲的故事的主人公名叫索德·奥维拉斯,是他那个教区里最富裕、最有影响力的人。一天他出现在牧师的书房里,他的样子很高大、很认真。
     “我生了一个儿子,”他说,“我想让他来受洗礼。”
     “他叫什么名字?”
     “芬,——是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的。”
     “教父母呢?”
     他们被一一说起,证实是那个教区里索德亲属中最好的男女。
     “还有别的事吗?”牧师询问道,他抬眼看着。
     这位农夫犹豫了一下。
     “我非常想让他单独受洗礼,”他最后说。
     “那就是说在平常的时候了?”
     “下周六,中午12点。”
     “还有别的事吗?”牧师询问道。
     “没有了,”农夫捻弄起他的帽子,像是要走。
     然后牧师站起身来。“无论如何,就这样吧,”他说着向索德走去,用手抓住他,严肃地直视着他的双眼:“上帝赐予了你那个孩子,他会保佑你的!”
     十六年后的一天,索德又一次站在了牧师的书房里。
     “真的,你看起来太年轻了,索德,”牧师说,因为他没在这人身上看出一点儿变化。
     “那是因为我没愁事儿,”索德回答。
     对此牧师没有说什么,但过了一会儿他问道:“今天晚上你有什么事儿吗?”
     “我今天晚上是为我儿子来的,他明天要接受按手礼了。”
     “他是个活泼的小伙子。”
     “在我听到那小子明天在教堂出席时的号码之前,我是不想给牧师钱的。”
     “他会是一号。”
     “这我已经听说了;这是给牧师的十块钱。”
     “我还能为您做些什么吗?”牧师询问道,眼睛紧盯着索德。
     “没有了。”
     索德走了。
     又过了八年,然后有一天在牧师的书房外响起了一阵嘈杂声,来了许多人,领头的是索德,他第一个走进来。
     牧师抬头一看,认出了他。
     “你今晚来跟了许多人呢,索德,”他说。
     “我是为儿子来这儿请求公布结婚预告的;他要娶凯伦·斯托丽登,古德蒙德的女儿,他现在就站在我身边。”
     “啊,那可是这个教区里最有钱的姑娘呀。”
     “他们都这么说,”农夫回答,同时用一只手把头发往后拢了拢。
     牧师坐了一会儿,仿佛陷入了沉思,然后把名字写进他的登记薄里,没有做任何注释,接着那两个人便在下面签了字。索德将三块钱放到了桌上。
     “一块就够,”牧师说。
     “这我很清楚;但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想把这事儿办得阔绰些。”
     牧师拿了钱。
     “索德,这已经是你第三次为你儿子的缘故而来了。”
     “但是现在我就要对他尽完所有的义务了,”索德说,他合上他的皮夹子,道了别,然后便走了。
     那些人也随他慢慢离开了。
     两个星期后,在一个风平浪静的日子里,父亲和儿子划船过湖,去到斯托丽登家,为婚礼作准备。
     “这个座板有点儿松了,”儿子说,他站起来把他正坐的座位弄直。
     就在这时,他站的那个木板从他身下滑落了;他伸出双臂,发出一声尖叫,也落入了水中。
     “抓住桨!”父亲喊道,他开始朝他儿子的方向划去。然后儿子翻过身来背朝下,看了他父亲很久,接着便沉了下去。
     索德几乎无法相信这一切;他把船停住不动,凝视着他儿子沉下去的那一点,好像他肯定还会出现似的。那里升起一些水泡,然后又升起一些,最后是一个大的,它涨破了;于是,那里的湖面又如镜般平滑光亮了。
     三天三夜,人们看到那位父亲围着那一点划来划去,也不吃饭,也不睡觉;他正在湖底打捞他儿子的尸体。临近第三天早晨,他终于找到了,抱着尸体翻过群山他回到了他的庄园。
     大约是在那以后过了一年,在一个秋天的晚上,牧师听见有人在门外过道上仔细地试着找门闩。牧师开开门,走进来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驼背,头发花白。牧师看了他很久,终于认出了他。这人便是索德。
     “你这么晚了还出来啊?”牧师说,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
     “啊,是的!天很晚了,”索德说着坐下来。
     牧师也坐下来,好像在等着什么,接着是良久的沉默。最后索德说:
     “我带了些东西想要给穷人;我想以我儿子的名字投资给后人建个东西。”
     他站起来,把一些钱放到桌上,然后又坐了下来。牧师数着钱。
     “这可是一大笔钱呀,”他说。
     “这是我那个庄园的一半价钱。我今天刚把它卖了。”
     牧师默默地坐了很久。最后他轻轻问道:
     “现在你打算干什么,索德?”
     “更好的事。”
     他们在那里坐了一会儿,索德眼向下看,牧师则用双眼紧盯着他。
     不久牧师说话了,说得很慢很轻:
     “我想你的儿子最后已经给你带来了真正的祝福。”
     “是的,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索德说,他抬起头来向上望着,同时两大滴眼泪慢慢地流下他的双颊。

(评摘------怎么理解马丁纽斯 比昂松的《父亲》?

xxx工程师
恰好昨天刚刚看完,读了两遍都没有理解,为什么儿子都没有了,牧师和父亲却都认为儿子最终带给了父亲幸福?于是又细细的咀嚼一遍,与题主分享我对此文的理解!
这位父亲第一次到牧师这里,是想把儿子带来接受洗礼,他为儿子选择的教父或教母都是本堂区地位最高的人,并且不和别人集体进行,要花费高价让儿子单独洗礼;第二次到牧师这里是16年之后,这些年他的容貌没有什么变化,自认为没有任何忧愁,他要为儿子施坚振礼,而且要在所有人中排在第一位;第三次是为了儿子的婚礼,他带来了很多人,姑娘是本地最有钱的女孩,此时父亲意气风发,“用手将头发往后捋”!以上三次来到教堂,从他和牧师的简短对话和作者对双方动作的细节描写,为大家呈现出一个在当地富有并有地位的一个男人,他几次看似为儿子而来,其实都是要让别人认识到自己的财富与地位,都要让自己高人一等,并且相信自己的无忧无虑是财富与地位带给他的,直到他失去了儿子,一年之间苍老许多,甚至将庄园卖掉,读者可以体会到,这位失去儿子的父亲每天都生活在对儿子无限哀思的痛苦之中,财富、地位对他而言已没有任何意义,此时他才意识到,带给他幸福的,是他的儿子,是他身边的亲人,他卖掉了庄园,将一半的财富以儿子的名义捐献给教堂,帮助更多的穷人,他想用这种方式让大家记住儿子,或者是以此方式寄托对儿子的无限哀思,我的理解,就好像我们中国人为逝去的灵魂积一份阴德……
文章很短,短到没有篇幅描写他与儿子的生活与情感,但作者短短的几行字,就能使读者脑海中勾勒出一个父亲对儿子真挚的爱,文章又很长,长的不是篇幅,而是它带给读者的回味与思考!
看完这篇短篇小说,不得不佩服比昂松的文学造诣,整篇文章没有一个字是多余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停顿,每一个动作,都有极强的画面感,值得细细品味,最后一句“两颗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滚滚落下”,不由得让人心碎、惋惜!)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