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塌糊涂网易博客

留。下。一。分。钟。清清。纯纯。的。学。习。。。

 
 
 

日志

 
 

阅读……  

2015-01-18 00:3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所不知先生

作者:毛 姆


  我简直是在还没弄清麦克斯·开拉达是谁的时候,就非常讨厌他了。那时候战争刚刚结束,远洋轮上的旅客十分拥挤。
  我一上船,就看到开拉达先生的行李已经摊在下铺上。那样子我一看就讨厌:几个手提包上全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牌子,装衣服的皮箱也实在太大。他已经打开了梳洗的用具,我看出他显然是上等“柯蒂先生化妆品”的一位老主顾,因为在脸盆边上我看到了他的香水、洗发膏和头油。我真是丝毫也不喜欢这位开拉达先生。因此我跑到吸烟室去,到柜台边要来一副纸牌,一个人摆着玩。我几乎才刚刚拿起牌,便忽然有个人走过来对我说:“我是开拉达先生。”
  开拉达先生身材矮小,可非常健壮,黑黑的脸膛刮得干干净净的,一个很大的鹰钩鼻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他的黑色长发很亮,一缕缕卷曲着。
  “你想来点儿什么?”他问我。
  我带着怀疑的神态看着他。当时禁酒令还没撤销,很显然这船上肯定一滴酒也不会有。
  “威士忌苏打水,或一杯什么也不掺的马丁尼酒,全都行,你只要说一声好了。”
  说着他从他后面两个裤兜里各掏出一瓶酒来,放在我面前的桌子上。“您瞧,这玩艺儿我可有的是,船上要有你的什么朋友,你可以告诉他们,你结识了一个哥们儿,他那儿全世界所有的酒都应有尽有。”
  开拉达先生很爱闲聊。他谈到纽约和旧金山,他喜欢讨论戏剧、绘画和政治。我真不喜欢开拉达先生。当他坐下的时候,我又开始玩我的牌。
  “那个三应该放在四上。”开拉达先生说。
  在你一个人玩牌的时候,你翻起一张牌还没看清是个什么点子,旁边却有一个人告诉你这张牌该往哪儿放,天下再没有任何比这更让人厌烦的事了。
  我带着满腔愤怒和厌恶玩完了那把牌。他马上把牌抓了过去。“你喜欢用牌变戏法吗?”
  “不喜欢,我讨厌用牌变戏法。”我回答说。
  “来,我就让你瞧瞧这一手儿。”
  他接连给我变了三种戏法。我对他说,我要到饭厅去占个位子。
  “噢,那你甭操心了,”他说,“我已经替你占了一个位子。我想咱们俩既然同住一个舱房,那咱们完全可以就在一块儿吃饭吧。”
  我可真不喜欢这位开拉达先生。
  我不仅和他同住一间房,一天三次同在一张桌上吃饭,而且我要是想在甲板上散散步也没法甩掉他。你根本没有办法让他识趣点儿。他始终认为你一定和他喜欢你一样喜欢他。他跟谁都合得来,不出三天,船上所有的人他都认识了。
  他什么事都管,帮着结算赌博彩票,他处理拍卖,他为比赛活动敛钱作奖金,他组织投环和高尔夫球比赛,组织音乐会,还管安排化装舞会。你不管什么时候,在任何地方都能见到他。他在船上肯定无人不恨。他们都叫他无所不知先生,甚至当面也这么叫他。他把这看成是对他的一种恭维。而他最让人难以忍耐的,是在吃饭的时候,差不多足足一个小时,他总让我们全都听着他的。他非常热忱,喜欢说笑,的确非常能言善辩,不论谈什么问题,他比谁都知道得更透彻,而且谁要是不同意他的意见,就会挫伤他那不可一世的虚荣心。
  那张桌子上有一个叫南塞的人,他和开拉达先生一样非常武断,而且对那种一味自以为是的态度十分痛恨。他两人之间时断时续的争论已显得十分尖酸了。
  南塞在美国使馆工作,驻地是神户。他这次是要回到使馆去,因为他的妻子回家去呆了一年,他不久前坐飞机回纽约去接他的妻子来了。南塞太太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女人,态度和蔼,讲话很幽默。
  有一天晚上,在晚饭桌边,无意谈到了珍珠问题,那会儿的报纸上曾经大谈日本人正在用人工的办法培育珍珠。开拉达先生马上对这个新问题大发议论。他对我们讲述了关于珍珠的各方面的知识。我相信南塞对那些知识恐怕根本一无所知,可是他一抓到机会就忍不住要刺他一下,这样不到五分钟,一场激烈的争论便在他们中间展开了。过去我已看到过开拉达先生情绪激烈滔滔不绝地发表他的议论,可是还从来没见他像现在这样激烈过。最后,南塞又讲了句什么激怒他的话,他一拍桌子,大叫着说:
  “听着,我讲的话可全是有根据的。我现在就是要到日本去研究一下日本养殖珍珠的事业。我是干这一行的,你去问任何一个内行人,他都会告诉你我所讲的没有一句不是事实。世界上最好的珍珠我全都知道,关于珍珠,如果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问题,那些问题也肯定只是微不足道的。”
  这对我们却是一个新闻,因为开拉达先生,尽管非常健谈,可对谁也没讲过他是干什么的。他这时十分得意地看着桌上所有的人。“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培育,像我这样的专家永远一眼就能看出它是人工培育的。”他用手一指南塞太太戴的一条项链。
  南塞太太脸一红,顺手把那项链塞进衣服里去。她丈夫向前探过头来,对我们所有的人看一眼,脸上含着微笑。“我太太的项链真够漂亮的,是吧?”他说。
  “我一见就注意到了。”开拉达先生回答说,“我当时心里想,这几颗珍珠可真不错。”
  “当然,这项链不是我买来的,可我倒很想知道你认为这项链值多少钱。”
  “按正式价格大约在一万五千美元上下。可要是你们在五马路买的,你要说花了三万美元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南塞皱着眉头笑着。“我要一说你可能会觉得奇怪了,这串项链是我太太在我们离开纽约的前一天,在一家百货店里买来的,总共只花了十八个美元。”
  “胡扯。”开拉达先生喊起来,“这不仅是真的,而且在这样大小的珍珠里,这串珍珠还是我所见到的最好的货色。”
  “你愿意打赌吗?我跟你赌一百美元,这是假的。”
  “说定了。”
  “噢,艾尔默,你不能拿一件十拿九稳的事去跟人打赌啊。”南塞太太说。
  她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话音虽然很温柔,但显然十分不愿意他那样干。
  “为什么不能?既然有机会白捡一笔钱,我要是不捡,那可是天下最大的傻瓜。”
  “让我细看看这项链,要是伪造的,我马上就会告诉你们,输一百块钱我倒是不在乎的。”开拉达先生说。
  “取下来吧,亲爱的,让这位先生好好瞅个够。”
  南塞太太犹豫了一会儿,把她的双手放在项链的卡子上。“我打不开这卡子。”她说,“开拉达先生完全应该相信我说的话。”
  我忽然感到恐怕一件很不幸的事马上要发生了,可我一时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
  南塞一跳站了起来。
  “我给你打开。”他把那链子递给开拉达先生。那位自以为是的先生从口袋里掏出放大镜来仔细看了一会儿。在他光滑暗黑的脸上慢慢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他把项链交回去。他正准备讲话,忽然间他看到了南塞太太的脸:那脸色一片铁青,她似乎马上就要昏倒了。她圆睁着一双恐惧的大眼睛望着他,完全是一副苦苦哀求的神态。那神情是那样明显,我只能奇怪她丈夫为什么竟会没有注意到。
  开拉达先生张着大嘴愣住了,他满脸涨得通红。你几乎可以看到他在内心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我弄错了。”他说,“这是做得非常精巧的仿制品,可当然我用放大镜一看就马上知道这不是真的。我想这破玩艺儿大约顶多也就值十八块钱。”
  他掏出他的皮夹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张一百元的钞票,一句话没说把钱交给了南塞。
  “这也许可以给你一个教训,让你以后别再这样自以为是了,我的年轻朋友。”南塞在接过钞票的时候说。
  我注意到开拉达先生的手直发抖。
  可以想像这件事马上在全船传开了。那天晚上他不得不忍受许多人的冷嘲热讽,无所不知先生终于露了底儿,这可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大笑话。可是南塞太太却叫着头疼回到舱房里去了。
  第二天早晨,我起床后开始刮脸。忽然,我听到一阵轻微的摩擦声,接着看到有人从贴地的门缝里塞进一封信来。我打开门出去看了看,门外什么人也没有。我捡起那封信,看到上面收信人处写的是开拉达先生。那名字是用印刷体写的。
  “谁来的?”他把信拆开,“噢。”
  他从信封里掏出来的不是一封信,却是一张一百元的钞票。他看着我又一次脸红了。他把那信封撕得粉碎,把它交给我。“劳你驾从窗孔扔出去,好吗?”
  我替他扔掉,然后我笑着望着他。
  “谁也不愿意让人瞧着像一个地地道道的大傻瓜。”他说。
  “那些珍珠是真的吗?”
  “我要有一个漂亮老婆,我决不会自己呆在神户,让她一个人在纽约呆上一年。”他说。
  到这时,我不再那么不喜欢开拉达先生了。他摸出他的皮夹子,小心地把那一百元钞票放了进去

摘评---文章的主题并不是围绕开拉达先生展开的关于自以为是者的讽刺和批判,而是在揭露南塞太太对丈夫的不轨行为的同时,给开拉达先生这个人物形象一次转变和升华。文章的最后开拉达先生的那句话实际上是在暗示长期独自生活在纽约的南塞太太有了出轨的行为。因为之前南塞太太说“不能拿一件十拿九稳的事跟别人打赌”,也就是默认了丈夫曾经给自己买过一条项链,而那条项链也确实是廉价的纺织品,但开拉达先生却看出这是一件价值连城的项链,说明此刻南塞太太脖子上所带的项链并不是自己的丈夫买给自己的那条。而肯出如此大手笔送项链给她的,只能是她的情人。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